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詭三國》-第2038章是爲什麼,是做什麼展示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麦城。
麦城是东周时楚国重要城邑,传为春秋时楚昭王所筑。后来吴人伐楚,伍子胥为攻此城,于其左右筑驴、磨两城,取『东驴西磨,麦城自破』的意思。所以历史上关羽走麦城,或许仅仅是一种巧合,或许是也透露出了几分卸磨杀驴的味道……
现在的张允,就觉得自己就像是驴磨当中被不断碾碎的麦子。
因为从春秋到现在,麦城周边的地形已经发生了许多改变,原先位于沮漳二水之间的险要之城,泥沙的堆积,河水的改道,使得麦城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小城,虽然经过了张允等荆州兵卒紧急修补,架设防御工事,但是显然依旧不算是一座坚城。
不管是箭矢还是滚石,亦或是粮草储备,都是有些问题,唯一能够支持张允等人坚守的,或许便是只有刘表的援军的希望了。
人氣小說 詭三國 txt-第2038章是爲什麼,是做什麼讀書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沮漳二水河道改变,形成了一大片的芦苇地和烂泥田,使得进攻的江东难以摆开阵型强攻。
这一次主要负责进攻麦城的,是潘璋。
潘璋也算是孙权的心腹将领,早些年就跟着孙权混了。之前周泰拿了江陵,这一次潘璋领兵,便是说什么也要攻下麦城,打通北上的道路!
攻打有城墙固守的城池,最重要的就是消磨守军的气力和器械,最终才能一举破城,而要消耗,就必须付出去人命,好在南郡人口众多,而潘璋又是最不在乎什么人命的,便是丝毫不顾惜的收罗了大批的人口,日夜不停的轮番攻打,即便是磨出一片的血海,也要将麦城淹没!
于是乎此次攻城,从一开始就显得惨烈之极。
十人一组的江陵百姓,被绑成了一队,然后在刀枪逼迫之下,宛如行尸走肉一般扛着泥袋向麦城而来,冒着箭矢将泥袋投入河中,填满沟渠,然后堆积在城下。守城的荆州兵射击吧,消耗箭矢不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不射击罢,若是不能阻止这些江陵之民填塞壕沟,堆积土堆,迟早会被攻上城墙,于是乎不得不狠下心肠来,将一队江陵百姓当中的人射倒一两个,然后企图以此来拖延江东兵进攻的节奏。
但是没想到的是,潘璋根本不在乎填在城下护城河中的是泥土还是血肉!
在后的江东兵,便是举着大盾,逼迫着将那些活人连着死者一同推着,填了下去!
江陵百姓哀嚎着,却少见有什么反抗。就像是一群咩咩叫的羊,即便是见到了同类被剥皮割肉剔骨,也顶多就是咩咩多叫两声,然后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的青草上,反正下一个被捉去宰杀的也不一定是自己。
从白天一直到夜幕降临,攻势没有丝毫停歇。
潘璋下令,点燃火把,继续夜战。
无数的泥土填进去,血肉填进去,护城河被填满了,血水混杂着泥水从被拥堵的护城河当中漫出来,在昏黄的夜色之下,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绛紫色。
被填塞的泥土之中,东一根西一只的露出一些人类的手,或是脚,向着不同的方向伸展着,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猛地抽搐一下,就像是这些被填埋在其中的人还活着一样,又像是这些死去的冤魂想要抓住经过身边的活者,将其一同拖入黄泉之中。
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
更多的江陵百姓被押着,拖拽着,到了阵前,江东兵抱着一个箩筐,一个个的开始分发大概只有半个拳头大的黑饼子,然后开始塞给这些人一些残破的刀枪,驱赶着他们向前,直至城下。
麦城之上,数十名荆州士卒举着大盾牌,死死的挡在垛口之处,配合着长枪木叉,顶住了十五六架的长梯。这些长梯下面,猬集着一群群的刚刚拿起了刀枪的江陵百姓,面色惨白,不知所措。有的人已经啃完了黑饼子,有的人还在只顾着埋头啃……
『攻上去!上去!动作快点!』在后面督战的江东兵挥舞着战刀,『上,上上!一人登城,老小归家!若可得一级荆州兵卒首级,可赏百金!上!上!』
这些江陵百姓手中是有武器的,若是他们愿意,他们甚至可以转身和江东兵搏命!
但是没有人这么做……
麦城之上的荆州兵卒大喊:『乡亲啊!你们是宋家渠的罢!我还到你们村上修过路,通过水渠,你们忘了么?你们前些年闹的贼盗,也是我们去抓的啊!你们别上来!不敢打就跑啊,跑啊!』
『上!上!谁敢跑,就砍死谁!』江东兵在后面吼着,然后一刀砍在了落在最后的一名江陵百姓身上,鲜血喷涌而出,尚未死去的江陵百姓惨叫着,在地上翻滚着,小半拉黑饼子在泥水和血水中泡着。
聚集在城下的其余江陵百姓像是被针扎到了一样,一个二个的开始顺着云梯向上爬去……
『为什么啊?』城头上的荆州本地兵卒焦急得带出了一些哭音,『为什么要听他们的,你们分不出好坏么?为什么啊?!』
被逼迫的江陵百姓也一边哭着,一边死命往前面顶,『别怨我啊,他们好凶的……我们被逼的,他们好凶啊……』
城头上双方僵持不下,最终不知道是哪一方先动了刀子,然后便是一片血肉如同飞雨一般的纷纷而落。
守城的荆州兵卒无奈之下开始动手,将那些江陵百姓砍杀下去。
在血雨纷飞之中,挥舞着刀枪的江陵百姓则是哭喊着,『都怨你们,都怨你们,不是说要守护我们的么?你们没守好,现在还要来杀我们……都怨你们,你们该死,都该去死……』
……(╯︵╰)……
甘宁挥舞着厚背大刀,砍进了曹军阵中。在最后的几步冲刺之中,甘宁几乎是飞起来一般,借着前冲之力,一下子就砍倒了三人。
直接撞击进去的策略,也是战前所制定的,就是使得这些曹军步卒在受到攻击之下崩溃,让他们掉头逃窜,冲乱后续的曹军阵列。这也是夜间突袭的不二法门,以溃军乱阵,一波带动一波,最终波及整个对手阵列,直至完全溃散。
甘宁也是精通战阵之人,所以使用这些手段自然也不用多说。至少在现在看来,无论是突破的点,还是展开的面,甘宁都做得很好,也是最为正确的抉择。
在甘宁身后,江东兵紧紧跟谁,突进了曹军的阵容之中,胆敢挡在前面的曹军,基本上都被砍倒,就像是野猪拱进了玉米田中,哗啦啦的就是一片东倒西歪,爆发出各种不成腔调的呼号惨叫之声。
周围传来的全是兵刃入肉的声响,鲜血转瞬之间就不断喷涌而出,到处传来的都是惨叫声音,转眼之间,甘宁所部就冲垮了曹军第一阵列,甘宁挥舞着后背战刀高呼:『向那边!往中阵大旗驱赶!』
击破曹军大营,也许就在眼前!
然而在曹军的中军之处,在曹氏大旗之下的,却并不是曹洪,而是蔡瑁和一部分曹洪的护卫……
蔡瑁虽说穿着曹洪的铠甲,端坐不动,但是眼珠子不由得左右乱转,额头上也有些汗珠滚滚而下。身后的曹洪护卫,更是让蔡瑁感觉如同刺芒在背一般。
甘宁杀进来的时候,蔡瑁更是有些手脚发抖,曹洪或许不清楚,蔡瑁难道还不知道甘宁甘兴霸有几分成色?这要是被杀到了近前,身边又是曹洪护卫,想来也定然不会舍命保护自己,说不得那个什么……
曹洪护卫似乎看出了蔡瑁的不自在,冷言说道:『好生坐着!不会有事!将军已有安排,此战必胜!』
蔡瑁勉强挤出了点笑容,心中祈祷,但愿曹洪留下来的这些兵卒,能将甘宁拦住!
曹洪去了何处?
曹洪则是带着骑兵,准备直冲襄阳桥,奇袭襄阳北大营!
正对着襄阳桥的,是荆州兵的襄阳北大营。
在襄阳北大营当中的驻守将领,是当年跟着甘宁一同来到了荆州的沈弥。他个人的武艺自然没有甘宁那么神勇,所以一直以来出风头的都是甘宁,相比较而言,他就有些默默无闻了些。
沈弥原本很讨厌川蜀,认为川蜀那边,穷,脏,乱,看来看去都是山,都是树,都是土,都是虫子,到了了荆州之后,似乎一切都好了起来,不用再东奔西走的征讨山蛮,甚至可以经常吃肉喝酒而不用发愁睡一觉起来脖子上多了几只吸饱了血的肉虫子……
这两年来为刘表剿灭盗贼,压制豪强,沈弥一向也是不遗余力。而刘表对于这么一个听话的非荆州派别的将领,也当然是格外恩重,赏赐不断。在荆州的生活,对于沈弥来说,相比较川蜀,当然算得上是上了一个大台阶。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沈弥这一段时间,却常常在梦中想起川蜀,山歌,溪水,青苔,还有那云气缭绕的山峰。
明明自己是厌恶川蜀的啊?
明明荆州比川蜀要好很多的啊?
这让沈弥不太明白。
更让沈弥不明白的是,大汉的局势越发的诡异起来。大汉中央朝廷风雨飘摇,地方似乎也难以偏安。
刘表和曹操之间的联盟,忽然之间土崩瓦解,曹军逼近襄阳,大有一朝天翻地覆的架势,再加上刘氏和蔡氏之间的矛盾激化,让沈弥也多少心中张惶。就在这个时候,刘表召见了沈弥,言辞恳请的请他把守襄阳北营,拱卫地方……
在沈弥看来,既然这两年受了刘表不少的礼遇和好处,自然就要在关键时刻站在刘表一处才是,这是做人基本的诚信,所以沈弥向刘表表态,一定会守好襄阳城北大营,营在人在,营亡人亡。
至于刘表和曹操之间,究竟谁会赢?
沈弥不知道,他也没多想。
只不过在闲暇下来的时候,有时候沈弥也会疑惑,难道刘表和曹操不都是汉臣么?为什么要打来打去?之前刘表和曹操不是称兄道弟么?兄弟之间的情谊,难道说就是这么的脆弱得不堪一击?
今夜甘宁出击,沈弥也是无眠,站在营寨的围墙之上,看着远处的火光摇曳,人影晃动,又看着甘宁带着兵卒冲进了曹军修建了一半的营地,双手都不由得攥得紧紧的,似乎也要将自己的一部分气力,隔空传递给甘宁一样。
见到甘宁在曹营当中纵横砍杀,沈弥也不由得高声叫好!
毕竟这一次,也算是沈弥最后一次统兵了。
打来打去,都是自己打自己,杀来杀去,都是自己杀自己。
在川蜀如此,在荆州竟然也是如此……
沈弥觉得心累。
对于大汉当下的纷乱之局,沈弥就曾经多次向甘宁透露过,此战只要等这一战,将曹军击退之后,他就准备向刘表辞行了,仅仅带一些随身之物,避世山中,那些金银财物,或是留给甘宁,或是退还给刘表,反正自己为刘表搏命防御过曹军,也算是还了刘表这两年来的恩情。
想想自己原先最讨厌的是川蜀,现在却想要回川蜀,沈弥也不知道这些年,是做对了,还是走错了。
见甘宁和曹军交手,沈弥站在营寨之上,看到好处叫好,看到纠缠之处也是不由得摇头叹息:『应该走侧翼,怎能直进?从外而内,一层层卷进去,这样驱动起来的才多,像是当下直进中军,虽说勇猛,震撼敌军,但是如果说……哎,兴霸什么都好,就是太持勇好斗了……』
忽然之间,在曹军营地的另外一侧忽然传来了马蹄声!
在火光摇曳之中,就看见一队骑兵夹杂着步卒,竟然完全不理会甘宁那一侧的战斗,而是直直奔向了襄阳桥!
襄阳桥,横跨汉水之上,原本就是连接樊城和襄阳的重要通道,而若是按照原本刘表的计划,即便是曹军前来,先要过新野,然后再用樊城阻拦,最后才是襄阳,所以刘表也没有一开始就要拆除襄阳桥的打算。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曹军根本就没走新野樊城这一条线,而是直接通过比水到了襄阳城下,而在襄阳西北方向的樊城,一来没有大将驻守,二来恐怕也是措手不及,没能针对曹军的袭击做出什么应对。
所以原先刘表防备曹操的三条防线,现在就剩下了最后一条,襄阳城北大营。而要抵达襄阳城北大营,自然就是要先通过襄阳桥。
先前也考虑过要不要毁桥,但是一来曹军数量似乎不多,二来毁了桥也代表着断了路,甚至有些等同于自动割弃了樊城以及樊城以北的地区给曹操,这对于荆州兵卒原本不高的士气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打击。
因此也就没有动襄阳桥,可是没想到曹军的反击竟然如此之快,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议!
沈弥在愣了一下之后,立刻重重的拍了一下营寨寨墙的木垛,『坏了!速速……』
话还没有说完,沈弥就感觉到了后腰上猛的一凉,就像是一块冰贴在了皮肤上一样,然后下一个瞬间就是剧痛袭来!
沈弥下意识的嚎叫了一声,然后本能的向后一拳击出,却打了一个空,伸手往自己后腰上摸去,除了刺骨的冰寒,就只摸到一片滑腻。
『你……』
沈弥瞪大眼,死死的盯着原本站在自己身后的护卫,那个跟着自己从川蜀一路出来,到了荆襄的亲卫。
其余几名亲卫也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一个亲卫茫然的问道,『阿诚你干什么……』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名动手的人已经咬着牙高喝:『动手!』
顿时就有十几人涌了上来,刀枪并举,将沈弥剩下的几名亲卫围在其中,转眼之间血肉横飞!
沈弥感觉浑身上下的气力似乎在通过伤口不断的消失,可是他依旧不明白,瞋目大喝,『为什么?为什么?!』
『这是你自己不识趣!如此乱世,我们可不想就此终老!』动手的那人手抖着,『你要退隐山林,却将我们放到何处?!我们拼死命一路护着你从川蜀出来,难道就是为了有一天再跟你回去钻灌木林子么?金银财宝,你不要,没问题,给我们啊,你却要还回去!浑然忘了当年我们是怎样才有今日的!你要归隐,你要回去,今日便送你回去!』
沈弥愣了愣,『当初问你,你又不说……』
『我们说?我们怎么说?好处,名声都是你的,我们能说……』
还没等那人说完,沈弥猛的大吼一声,居然生生自己将后腰上的锋锐短刃拔了出来,带着血光扑向了那人,一把抓住了,然后刀光闪动,就要扎了下去!
旁边的人一时被沈弥震慑,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救援不及。
然而沈弥手中的刀,却在那人面前停了下来,刀尖上的鲜血,滴落在那人的脸上,顺着那人的脸庞往下流淌。
『呵,呵呵……』沈弥笑了两声,『我真以为……你我如同兄弟一般……』
沈弥推开了那人,然后仰天大笑,『兄弟啊……』他话音未了,其余几人已经是已经一涌而上,刀枪齐举,将沈弥扎了个通透,然后狠狠的一刀将沈弥的人头剁了下来,沈弥满腔的热血喷涌得周边之人一头一身!
『沈弥已授首!速开营门!迎朝廷大军!诛杀谋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